糖果丶柠檬

这进展太慢了吧🙃

求大老板带着大小姐赶紧上线

所以楚莹爱上了吕云飞??
被她爸害死之后就变毒枭了??
后期剧情应该比现在好看。

我想写四个人的梗了😂

坐等楚莹上线
一个对视脑补一万字

安曲【白首如新 倾盖如故】

曲筱绡不知怎的想到了这个,又脸上一阵发烫,虽说这是她的初衷,可安迪又不是那种一切都用下半身思考的人,相反,跟她相处这么长时间看来,她是个非常自律,谨慎,又洁身自好,甚至像谭宗明说的那样,有些性冷淡的人。
女人跟女人之间,没有性冲动,自然也不能用那种对男人的方法一概而论。
曲筱绡焦头烂额。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下属道:“曲小姐,安总让您去她的办公室。”
曲筱绡有些疑惑,但还是整理一番去了。走在路上突然觉得好像皇帝在翻牌子,而自己是被她召幸的妃子一样。甩开这些莫名其妙的心思,最可能的情况大概是安迪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她今天还说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会叫她。
“安迪。”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安迪的声音:“进来。”
安迪的办公室很宽敞。有时候曲筱绡觉得她甚至不像个女人,从着装风格到性格,都像个冷静理智的男人。
不过确有领导者的风范。
也许领导者,就是要这种威严的气质吧。
安迪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很疲惫,也很憔悴,曲筱绡早就猜到了的,她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有些虚弱,力不从心。
“安迪,你要多加休息。”曲筱绡有些担心。
“多事之秋,哪有休息的余地。”安迪扯了扯嘴角,目光却是一直落在她身上。
曲筱绡想起以前不知在哪看过的一句话,站在多高的位置,就要付出多少的代价。安迪经历的,要承担的,也比常人想象的要辛苦残酷得多。
无端怎么又为她感慨起来了。曲筱绡在心里失笑,坐在一边沉默了半晌,气氛有些奇怪,安迪也一直没有说话。
“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许久,曲筱绡终于按捺不住主动问出来。
“没事,我只是想休息一会儿。”安迪说话时有点喘,嘴唇也发白,曲筱绡注意到她额头上有冷汗。
曲筱绡看出她的不对劲,她还没有流露过这么痛苦的样子:“安迪,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安迪摇头,没有说话,谁都能看出她是在硬撑。
曲筱绡站起身,看了看安迪桌上的药,顿时明了。
“你有胃病?!”
“这些药你都吃了吗?”曲筱绡给她倒热水,又扶着她坐好,安迪点头,蹙紧了眉,冷汗刷刷滑下:“吃过了,我这是老毛病,没用。每次都是这样过来的,我都习惯了。”
“你是个女人,女人当然要照顾好自己!”曲筱绡看不得她有一点难受,她像个管家婆似的跑上跑下,无微不至照顾安迪,连她自己都快要把自己真当成了她的女仆。
“还疼不疼?”忙了一通曲筱绡连照顾自己都没这么周到过,看了看被她全副武装裹得严严实实的安迪,后者极其不适应想要摆脱,被她义正言辞地阻止:“别动!你啊要对自己好一点,不然这个落下病根会很严重的!”
安迪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从没有人敢这样以教训的口气吼过自己的,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被冒犯的生气,反而听话地点了点头。
曲筱绡想扶她去卧室休息,却被她回绝,说一会儿还有正事,不能休息太长时间。
“好吧,这个也许很快就会不痛了。”曲筱绡安慰她,抬头正和安迪的目光对正着,才发现两人的距离此刻多么暧昧。
她站在办公椅旁,安迪坐在办公椅上,好像稍一低头,两人就咫尺之距了。
她忙移开目光,又偏过头。
可是...她也并不像她表面上的那样坚强吧?她难受的时候,还是很脆弱的。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啊。
呸呸呸,自己在想什么。曲筱绡嫌弃自己,又不是男人,怎么学会怜香惜玉起来了。
“明天,我会出去,可能很久才会回来。”安迪突然开口。意识到她在对自己说话的曲筱绡脱口而出:“出去?到哪去啊?”
问出了又觉得后悔,和她非亲非故,自己哪有什么权利问别人的去向和行程?
可安迪竟然耐心回答了,就像是两个平常朋友在聊天一样:“去度假。”她轻描淡写地说出最后两字,可曲筱绡凭直觉并不是这么简单。
“不会是网上那件事吧?”曲筱绡试探性地道。
安迪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曲筱绡知道她这就是默认。
她正想着,自己的手突然被另一只手抓住,安迪拉着她的手,探进毯子里,覆到了自己的小腹上。曲筱绡好像被触电了一下,当手指摸到她柔软的布料。她很快稳下心神。她轻轻地揉起来,感觉手心越来越烫,由此传来的温度仿佛要把自己灼烧了似的。
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小动作,她的心却像经历什么大事似的汹涌澎湃,迟迟不能安宁下来。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但或许是空气里过盛的暧昧因子晕染了每个人,连一向冷若冰霜的安迪,脸上也多了些奇异的红晕。
“好点了吧?”曲筱绡问候,正对上安迪抬起头,她是俯着身的,两人的目光相对。
近得能看到对方脸上每一寸五官的结构,还有对方眼底的光和睫毛的颤动。安迪的眼在她脸上梭巡,瞳孔不再是冷彻或暗沉,而多了几分迷离的神色,不期然地在她脸上横冲直撞着,最终定格在她的嘴唇上。
女人总是害怕寒冷和孤寂的动物。尤其是在脆弱的时候,她们丧失理智地想要汲取温暖。
在短暂而又漫长的对视中,安迪目光里的温度越升越高——曲筱绡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当她脖子被压下去,安迪直接托着她的背,让她跌撞得不稳也落到椅子上。
安迪咬着她的唇,舌头很慢很慢地和她交融,像是主动撩拨她期待她的抚慰,也像在慢慢品尝什么美食。这是曲筱绡在清醒状态下和她的第一次亲吻,全身几乎是僵直的,动也不敢动弹,大脑一片空白生涩地被她撩拨着,安迪却丝毫不打算放过她,抓过她的手揽上自己的腰,在自己的身上抚慰爱抚。
“安迪...”趁她离开的间隙,曲筱绡立刻叫出来,又被她再次堵住,吻一路滑向下,在她脖颈处发出暧昧的亲吻声。
猛地被一股力推开,毫无防备的安迪重重跌在椅背上。曲筱绡喘着气,发现自己不觉中已坐到了安迪腿上,极其暧昧的姿势。她尴尬地马上下来,裹紧衣服不再看安迪一眼,匆匆逃开。
而安迪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已恢复清明,脸上罩上一层若有所思的冷凝。

【安曲·酒后·小段子】

小妖精将水递给安迪,自己闷在厨房喝酒。眼睛却不时撇向安迪方向。小妖精摇了摇头,神情越发恍惚。摇摇晃晃走进厕所
安迪听到某房间传出的呕吐声,又有些不放心,进去看了看。
曲筱绡吐得天昏地暗,安迪忙里忙外地照料,安迪走过去问候了她一句:“你还好吧?”
曲筱绡醉眼朦胧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恍恍惚惚,蓦地又伸出双臂,栽进她怀里,把她抱了个满怀,像个讨着糖的小孩:“美人儿~大美人!”
安迪抚额,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就知道不应该在她酒醉时还来凑热闹,推开她想出去曲筱绡又摇摇晃晃追上来,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美人儿不准走!抓到你了!”
“小曲...”咬牙,安迪的忍耐已快到了极限。
任安迪怎么推曲筱绡就是像长到安迪身上生了根似的,不为所动,蹭来蹭去地占她便宜,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咕哝:“美人儿你好香...陪我睡觉觉...”
...安迪真想一巴掌把她拍晕过去。
“你...”安迪刚转头,就被一个放大的脑袋凑了上来,曲筱绡抱住她脸吧唧偷了个香吻:“哈哈,亲到了。”
然后她就有幸借着月光欣赏到安迪的脸色由惨白变为酱紫再转向红得快要炸开。
“哇~你好可爱~”早已不知理智和节操为何物的曲筱绡迷离地盯着她的反应,凭本能和冲动又凑到红透的脸颊上亲了几口:“来美人儿给我香香...”
她混着酒香的鼻息打到她脸上,近在咫尺,安迪心中被一种奇妙的感觉猝然攻占,脑袋也有一瞬的迷醉。曲筱绡离开她,双眼如含了一层水雾般,双颊同样是诱人的酡红,衬着白皙的皮肤,像极高脚杯里那晶莹剔透的美酒。她眼中的柔波一漾一漾,漾在安迪心头,似快要倾泻出来。从未跟人有过亲密肌肤之亲的安迪此刻大脑成了一片浆糊,身体也忘了作何使唤。
待到意识回笼,她已经再一次倾身吻下,像是凭着体内躁动的,快要呼之欲出的一些东西,尽数融化在这个意乱情迷的吻里。安迪扣住曲筱绡乱动的脑袋,深深吮吻,辗转反侧,舌缠绕住她的,强硬的让她没有半点逃脱的机会。
她口中的酒香和自己混在一起,不知不觉中已转身倾抱住她。
曲筱绡迷蒙中只觉一种陌生而奇妙的触感,像电流击中她,颤栗不已。她不自觉地做出回应,身子也柔软下来,勾住对方的脖子,心脏跳得飞快,似要蹦出胸膛。
直到安迪的吻到达了她耳畔,她在自己怀中发出了微妙的颤抖,安迪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猛然放开她,迷茫的曲筱绡眼神还迷离着,像是很渴望似的。安迪平复呼吸,甩掉自己罪恶的心思,抿了抿嘴唇,甩门而去,其实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一切都失控了。安迪躺在床上,唇上,身上,都还是曲筱绡的味道,她的气息。带着酒香,让人不能拒绝的眼神,铺天盖地地笼罩着她,就像她无数次说服自己不要被她影响,可她还是无时无刻不在左右着她,吸引着她,甚至快要切断了她为自己准备的所有后路,让她开始泥足深陷。
第二天,伸着懒腰从房间出来的曲筱绡当然是全然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神清气爽地向关雎尔和安迪问了个好,关雎尔很热情地回了她,至于安迪...还没有她那么没心没肺,记挂着昨晚的事,显然是没睡好,态度对她也越发冷淡了。
曲筱绡喝断片了,回忆半天昨晚是不是做什么惹着她的事了,可自然是一片空白。干脆不想了,她小心翼翼地坐下来用早饭,生怕一个不对又惹怒了这幢大佛。
心满意足吃完的曲筱绡看了安迪一眼,发现她的嘴边有油渍,下意识地就抽出纸巾帮她擦拭掉。
她靠得很近,安迪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晚,目光也飘忽到她的唇上,这两片柔软的唇,昨晚被她吻过...
“走吧。”曲筱绡的提醒拉回她的思绪,曲筱绡付了钱很自然地拽住她的手,反应过来又觉不妥,赶忙放开,安迪却先她一步握住她五指,两人心照不宣又有些尴尬地维持着拉手的姿势。
曲筱绡能感觉出来,安迪现在已经不排斥她了,甚至,对她有了好感。

入坑标志

"Anyway.我不希望每次你的会议都是我远程操纵的。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安迪,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妖精。”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欧阳修《玉楼春》
明楼,今日之别便是永别。
你学过的每一样东西,你遭受的每一次苦难,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候派上用场。
没有人能从中途夭折的感情中全身而退,除非把感情当作了游戏。
万般皆由一个欢喜。与欢喜的人,做任何事都是欢喜的。反之,荣华富贵只是浮云,蜚短流长更是毒药。
我们总是喜欢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的幸福,何其愚蠢。彼之蜜糖,吾之砒霜。莫道世人庸碌,其实世人更看得透这天地人生。
可惜,我汪曼春的余生,再无法参透。余下的,只有无边的惆怅,和高处不胜寒。
人的天性便是这般凉薄,只要拿更好的来换,一定舍得。所以,明楼,我拿我余生所有的快乐和安稳换一个你的未来。一个你可以平安幸福的未来。